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新闻中心-->【南方日报】拿什么来拯救儿科!这些办法也许可以做到!

【南方日报】拿什么来拯救儿科!这些办法也许可以做到!

发布时间:2018/3/28 13:55:03  来源:南方医科大学自考网
  年初那场突如其来的流感,将儿科推上了风口浪尖。“看病似打仗,挂号像春运。”这是医院儿科的真实写照。3月21日, 广东医科大学获教育部批准,新增儿科专业,从源头上培养更多儿科医生,这将有望弥补儿科医生荒的现状。

  从源头培养更多儿科医生

  一场突如其来的流感,给中国的儿科带来不小的风波。在全国范围内,数家医院儿科门诊停诊。在广州,多名儿科医生也不幸中招流感。

  一时间,关于儿科的相关消息在社交网络持续“发酵”,众多网友感慨:中国儿科怎么了?儿科医生何去何从?

  事实上,在中国医学界,儿科医生短缺向来是“公开的秘密”。据2017年5月发布的《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(基础数据)》(下称“白皮书”)显示,目前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已超过20万名。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约为10万人,却要服务2.6亿个0—14岁儿童,平均每2000名儿童才能拥有1名儿科医生。

  不少人都在思考,儿科之困,如何破局?

  有业界人士提出,要从源头上解决困境,招收培养儿科医学生。在他们看来,儿科医生短缺隐患早在1998年就埋下了。1998年教育部为拓宽专业面,决定自1999年起停止招收儿科本科专业,而以临床医学专业招生,儿科学则成为临床医学专业其中的一门课程。

  自此,儿科医学生暂别历史舞台长达18年之久。

  在接受南方+记者采访时,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段宇飞表示,建议首先要加大对儿科人才的培养力度。从源头上看,鼓励广东省更多具备条件的医学院校开设儿科本科专业。还要不断增加儿科研究生的数量,加强对儿科医生的规范化培训和转岗培训及定向培训等,增加儿科医生的供给。

  据统计,近三年来,广东已有三所医学类高校开设儿科专业,分别是南方医科大学、广州医科大学和广东医科大学。

  在这场儿科医生“破局行动”中,一些移动医疗平台也参与其中。儿科平台“V大夫”CEO汪银辉介绍,平台正在打造儿童家庭医生组团签约模式,让三甲医院儿科专家在线培训基层儿科护士,提升基层儿科医生的诊疗水平。这一形式也有望弥补儿科医生荒。

  留住人才,关键是要改善医生待遇

  内行人都知道,儿科医生出走已是行业的一大现象。那些流失的儿科医生,无疑加重了儿科医生慌的现状。

  白皮书显示,最近3年,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,占比10.7%。其中,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为14.6%,占所有年龄段医师流失的55%。

  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宋尔卫介绍,不少国际品牌的民营医院开张后对公立医院的儿科医生有“虹吸”作用,加剧了人才短缺现象。

  一方面,儿科医生在流失;另一方面,儿科医生的招聘非常困难。

 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的李冰肖医生曾告诉南方日报记者,在面试医学生时,她发现没有一个主动报儿科。“问一个学生愿不愿意服从调剂,他说反正除了儿科,其他科室都可以。”

  事实上,儿科“冷”的背后,是因为这一学科效益低,风险高,疑难杂症多,费力不讨好,导致医学生望而生畏。恢复儿科专业的本科招生是解决办法之一,但根本办法还在于改善医生待遇。

 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主任夏慧敏也说:“行业要留人,关键在于提升薪酬水平,同时提升儿科医生的服务价格。”

  宋尔卫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医院在分配上向儿科倾斜,每月额外增加1000元的岗位津贴。未来,医院还要在职称晋升、评选评优等方面向儿科医生倾斜。

  在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儿科医生兰和魁看来,破解儿科之困关键在于重构儿科医生的荣誉感,让他们打心底接受这份工作。“儿科医生有副不老的容颜。”兰和魁说,孩子是家庭的纽带,当自己将孩子从死神手里夺回时,不仅给了孩子重生,也可能拯救了一段婚姻、一个家庭。

  南方医科大学向广大学生传授先进医学知识的同时,也在倡导学生树立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荣誉感和责任感,相信在国家的政策扶持下,广大医学毕业生能够享有更好的待遇,为着祖国同胞的生命健康奉献所学。据了解,南方医科大学2018自学考试招生工作正火热进行中,详情可点击咨询在线老师。
将文章分享到:
上一篇:【尚七网】南方医科大学获颁“中泰教育贡献奖” 下一篇:【南方日报】南方医科大学刘思德团队:早期大肠癌内镜诊治有了规范

相关新闻